突破口何在?五位“银证保基信”高管交锋大资管时代下的转型之路

基金净值 > 今天基金最新动态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年09月27日 19:40

  9月26日,2020中国资产管理武夷峰会召开,本次峰会以“新资管·新征程·绿色发展”为主题,共论资管行业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机遇与挑战。

  在下午场“金融开放下的资产管理”圆桌论坛中,银行、证券、信托、基金、保险五个资管行业最主要的“掌门人”探讨交锋中国资管行业的前路及突破口。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国金融机构资管产品余额近82.9万亿元。规模约为金融机构总资产的四分之一,逐步形成了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等多种资管业务分工协作的竞争格局。资管行业在经历转型阵痛的同时,也在积极谋求转型升级,不断寻求突破口。

理财子公司:资管新规延期后的“十足信心”

  虽然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但不改变转型方向。

  交银理财总裁金旗透露:“前段时间监管约谈想要摸底落实资管新规及在2021年前能够完成历史性任务是否存在问题。我的态度是非常正面的,首先有信心,第二是转型要越早越主动,第三是转型就是要靠发展。”

  以交银理财的规模,金旗坦言因为转型比较早,今年整个业务发展规模已经涨了30%,年底估计会涨40%,明年可能还是会以这样的速度来发展。

  截至到今年二季度末,银行保险资管产品余额45.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1.6%,占资管市场总规模的55%。其中银行理财余额24.5万亿元,资金信托计划余额17.7万亿元,保险资管产品3.4万亿元。

  面对银行庞大的理财资金,业界难免质疑银行理财子会瓜分其他市场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狼来了”的呼声是否真实?

  金旗分析:“并非如此,虽然在2018年市场分割局面没有变化,但在今年以后明显产生分化,转型慢的丢掉部分市场。以转型发展快的机构为例,70%投资是通过合作伙伴完成,自身只有20-30%。”

  成立一年后的交银理财产品规模在2020年计划达到1.1万亿元。金旗分析,各类资管机构都在寻找比较优势,银行系资管首先发挥品牌和形象优势,打好优良基础,在增量市场上通过主题投资、主动管理、量化对冲等与公募、券商寻求合作。

证券资管、信托:竞争力与转型阵痛

  关于金融资管投资领域所面临的挑战,兴证资管总裁王承炜则认为,第一个挑战是如何塑造投资方法论,构建长期核心竞争力;第二个挑战提升管理能力,目前整个资管规模和现有的管理能力的匹配度不一;第三是人才挑战,现在加入竞争的海外金融机构已通过在国内设置的资管机构开始逐渐吸引顶级的投资管理人才。

  随着2021年存量理财产品到期,所有金融机构面临着大统一的监管体系,又该如何满足理财产品释放出来的需求?

  “主动管理能力的提升和深化程度决定了在未来资产管理领域中能分到多少蛋糕。”王承炜认为,当前市场环境下,资管机构头部化趋势明显,无论是将量化做到极致,还是成为平台型机构,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定位。“深圳资管非常清晰地定位为中国绝对收益的提供商,具有非常大的空间。”

  他认为,首先要有丰富的投资工具,实现绝对收益要运用多资产、多策略的金融工具。券商的优势在于除了股票、债券以外衍生品的应用,可以实现跨资产、跨策略;其次,要注意风险回撤的控制,在每个绝对收益背后打算承担多大的风险;最后,是对于客群细分匹配针对性产品的能力。

  众所周知,无论是资管新规还是资金信托新规,都要求信托机构主动压降非标债券投资,加大标准化资产类投资,信托行业正面临着艰难的业务转型。

  自2001年《信托法》颁布,信托业在一法两规框架下迎来发展机遇,至2017年已达到26万亿规模。随后在资管新股约束下,信托业每个季度数字都在往下走。

  信托行业进入转型加速期,光大兴陇信托副总裁刘向东坦言做了五个方面的努力,第一是在压降融资类比例后,加大主动管理力度;第二是围绕资本市场,大力发展标准化产品,例如推出科创板信托产品;第三加快向证券化、基金化转型,通过与各大金融机构合作拓展信贷资产证券化,探索将非标存量资产转向标准路径,将原先传统的一对一产品向基金化方向转变;第四是加大消费金融力度,联合养老、教育、医疗等资源推出消费产品;最后是发展慈善、家族等服务类信托。

保险资管、基金:合作、明确定位

  3月25日,《保险资管产品管理暂行办法》公布,定位私募、中长期金融产品的供给者、对接实体的直接融资工具、秉持价值投资,初步描绘了保险资管机构的架构。保险资管作为原来公募基金最大的一个权益资金方,未来的走势和定位会是怎么样的?

  太平洋资产管理副总经理严赟华表示,未来整个行业最大的活水源头来自于银行理财,这也是把中国很多间接融资引向直接融资非常好的引流渠道,给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带来更多投资资金,包括私募在内的资管机构,合作永远是主题。

  “实际上,在整个金融行业中投资端和负债端结合最紧密的就是保险。保险有三个原则,第一个原则是久期匹配原则,第二个是原则投资和负债收益的匹配原则,第三个是现金流的匹配原则。”

  严赟华分析,从保险资管投资结构来看,现在太保资管总共管理资产超过1万亿,整个保险行业运用保险管理资金是18.5万亿,其中大部分投资以固收为主,占40%左右;银行存款超过10%,达到13%;在其他相关领域的投资也以偏债券性、固收性的资产为主。这些结构造就保险资金长期追求在大量资产配置下建立起来的绝对收益能力。

  从保险资管的发展角度来说,18.5万亿这个数字真的微乎其微。从国家整个养老资金安排来看,结构还是失衡的,第一支柱到去年年底刚刚突破6万亿,第二支柱企业年金、职业年金2.4万亿,第三支柱就是以推出的养老资管为主,可以忽略不计。若说要解决老百姓的这些问题,这种结构必须要发生变化。未来养老金资管市场真正发展需要靠资管机构的合力,通过合理布局,建立养老的第三支柱,或许整个资管市场才能稳步发展。

  最后,建信基金副总裁赵乐峰坦言:“每个机构都想做资管,但一点要明确定位,回到核心价值,做大而专的机构才会成功。”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原标题:突破口何在?五位“银证保基信”高管交锋大资管时代下的转型之路)

声明:本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只提供信息参考,涉及资金炒股投资,请慎重在做投资判断,据此操作盈亏自负、风险自担。

文章标题:突破口何在?五位“银证保基信”高管交锋大资管时代下的转型之路

链接地址:http://www.zcmoban.com/xinwen/202009271650324914.shtml